中国支提山华严寺欢迎您!      今天日期:2018年5月28日 星期一 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|网站导航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支提文苑

    徐锦斌/时光深处的支提寺

    添加时间:2010-12-21 20:16:01  添加人:admin  

    宁德网 (徐锦斌) 不到支提不为僧。

      这句话,据说源出《华严经》,典籍所载,双重否定的语气,简切而易记,权威而不可不信。支提山、寺的声名,由此发端,口口相传,高标远扬。僧俗之众,趋叩拜谒者,络绎于途。

      那么,支提寺在那儿呢?

      据考,《大方广佛华严经·菩萨住处品》载:“东南方有处名支提山,从昔已来,诸菩萨众于中止住,现有天冠菩萨,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千人俱,常在其中而演说法。”确切地说,支提山坐落于鹫峰山脉中段东麓,距宁德市区西北部40多公里。“支提”系佛教术语,“谓诸一切功德聚在其中,是故世人为求福故,悉皆供养恭敬”(《大日经疏》)。“古寺何年辟”?追溯支提寺之滥觞肇迹,引用新近印制的《中国支提山华严寺》图册中的一段文字,可知端倪:

      山与佛息息相关,有刹土则有佛现身,有名山则有菩萨说法。据《宋高僧传》载:释元表,三韩人也,天宝中,来游华土,仍往西域,瞻礼圣迹。遇心王菩萨指示,东南方有灵府。遂负《华严经》80卷,寻访霍童,礼天冠菩萨,至支提石室而宅焉……。于时属会昌搜毁(注:唐武宗李炎灭佛),表将经以华榈木函盛,深藏石室中。殆唐大宗元年,保福慧评禅师素闻往事,躬率信士迎于甘露都尉院,其纸墨如新缮写,今贮福州僧寺焉。”这是有关支提山的最早文字记载。历经沧桑,至闽属吴越王时,吴越王钱俶闻其事,宣问祖籍福建福清的杭州灵隐寺了悟禅师,了悟禀说“臣少游闽至第一洞天,父老相传,山有菩萨止住,实现天灯照耀,宝磐鸣空,知是天冠说法地也。”钱王遂委了悟南来觅圣,开山建寺,此为支提建寺的缘起。

      了悟禅师开山建寺的这一年,是宋开宝四年,公元971年。由此而下,支提寺走过的路程,漫漫千年。其间,伴随沐浴着御赐皇恩的厚遇,也穿插上演着兵燹、诬陷、寇乱、灾祸的劫难,兴废盛衰,斜阳晚照,几度更迭。“支提寺受到历代王朝的垂宠,曾四次敕建,五度赐额”。吴越钱王赐额“华严禅寺”,雍熙二年赐额“雍熙禅寺”,政和间又赐“政和万寿”题额,明成祖朱棣赐额“华藏禅寺”,明神宗朱翊均赐额“万寿禅寺”。今日支提寺新建扩建拔地而起的庞大面貌,如同华藏玄门的石牌坊簇新得耀眼夺目,几人能从触目所见的追怀遥想触目所不可见的?现代交通的发达,生活节奏的快速,早已使人丧失策杖步履的机缘和兴致。《宁德支提山图志》所罗列的峰、岩、台、坛、洞、林、壑、岭、池、潭、湖、州、井、泉、石、溪,殿、阁、楼、堂、祠、方丈、厨、门、亭、桥、庵、宫、塔……你有时间和耐性一步一个脚印地踏访追寻吗?何况沧海桑田,散乱了多少旧迹?又淹没了多少遗踪?

        且不管四围层峦叠嶂的青翠,讲法堂前、吉祥如意塔间午时睡莲的静美,简简单单的做法,就直奔支提寺的镇寺之宝而去吧。当家的法师告诉我,支提寺的镇寺之宝有四:毗卢遮那佛像,铁铸天冠菩萨像,全藏经书,御赐紫衣。根据法师的现场讲解和引用有关资料,得其梗概如下——

      毗卢遮那佛像,明代宫廷制造的珍品,铜渗金,高2.5米,重千斤(明秤)。莲座围径3.7米,有千叶莲花,每一莲瓣有一尊小佛像,表示佛的应身。《梵网经》云:我今卢舍那,方坐莲花台。周匝千花上,复现千释迦。一花百亿国,一国一释迦。各坐菩提树,一时成佛道。佛像的庄严,展现着无限的诗意的想象。

      现存天冠菩萨像,明成祖的仁孝皇后赐,铁铸,每尊高尺许,重二十斤。其形或合掌,或结三昧印,或结跏趺坐,呈听、说法相。按《华严经·入法界品》而供奉。原有一千尊,现仅余947尊,且多为雾岚侵蚀。此前,早在宋开宝年间,吴越王钱俶依照《华严经》以铁铸天冠圣像千尊,各高尺许,差使者泛海祀之于支提寺。后来,黄华起义,这一批铁铸天冠圣像,毁于兵燹,荡然无存。

      全藏经书,计678函(6780卷),明万历年间两次颁赐御藏。第一次是在万历十八年,遣慈寿寺僧万安护送到支提寺,由于当时的福建抚院赵参鲁一朔望祝圣艰难,经提请朝廷准许,移至福州芝山开元寺,并将该寺划为支提辖院,由支提寺派僧为护藏法师。第二次,于万历二十七年,特差内经厂掌坛马监赵永再度颁经至山,保存至今。这部藏经,是明正统五年版本,世称《永乐北藏》,用宫廷专用的织锦(黄绫)作封面,为国内珍本。置身藏经阁,高高的淡红漆厨缓缓打开,满架的经书典籍成摞地展现在眼前,古老而安详的气息,那样沁人心脾。

      紫衣,明万历二十一年,御赐给大迁国师,原有四件,现存一件。以明代宫廷专用的“缂丝”,采用“通经断纬”的技法制成锦缎,绣有团龙、五爪龙、如意云、八吉祥等图案。技艺之精湛,足以惊世。现在寺中偶可展示的是复制品,由南京专业机构依原样制作,耗时一年半,花费55万元。

      支提寺的镇寺之宝,引人心生虔诚,顶礼膜拜。除此之外,支提寺珍藏的明代藏经敕谕,木刻支提山全图,万历年间的铁钟,清代的风铃,乾隆的御制香炉,青花瓷,甚至那块虫眼斑斑闲置已久的红豆杉木板……都无不令人慨然注目,发思古之幽情。

      支提山山门,以“天下第一山”颜其额,山门前的拱桥内外,寂然站立着四棵红豆杉,慧华法师一一为我指点。那三棵,树龄都已上百年,斑苔满身,枝繁叶茂,蓬勃依旧。而紧挨山门左侧的那棵,据说开山辟寺之时就已有了。这样说来,它已历经1000多年的风雨,难怪是这般泰然无言的风骨,干干净净地脱落了繁枝翠叶,枯槁了庞大挺拔的身躯,唯见消蚀成空,累累裂痕……呵呵,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!“默然频对坐,浑是古人心”(《支提寺志卷之五·诗》陈浩诗句),千年的往事,在这瞬间,似乎你我均可追忆……

      亲临其境,固然可引发这样的切身之感,而读读《宁德支提寺图志》亦别有一番滋味。宁德县主簿陆游的《雍熙寺与僧夜话》云:“共话不知红烛短,对床空叹白云深。”若干年前,我曾经夜宿支提寺,想寻得一点清净。听着晨钟暮鼓,也听着晨钟暮鼓中不息的人声,我遂觉得,世间真正的净土,乃植根于一个人自己的内心。真正纯粹如墨的静夜,也必埋藏于自我的心灵。

    上一篇: 茶事茗香遣诗怀——《宁德支提寺图志》咏茶诗赏析
    下一篇: 侍济上人过支提山

关于我们|友情链接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网站导航

联系电话:0593-2797575 2795070 传真:0593-2795578 Email:1040684884@QQ.com

中国支提山华严寺 闽ICP备15013116号